老年抑鬱

誤把病情軀體化

訪問  蘇家駒醫生  老人科專科醫生


根據香港政府2014年12月統計報告,本港精神疾病患者的年齡中位數為59歲,而70歲以上患病人士超過35%,可見長者患上精神方面疾病的情況甚為普遍。隨人口老齡化,老年抑鬱開始備受關注,究竟老年抑鬱與一般抑鬱症有何異同?且看老人科專科醫生的解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老年人常見現象


老年抑鬱跟一般年青人患的抑鬱症是有區別的。老年人的特徵主要有︰


第一,老人家在晚年有很多生活上的變化。例如退休後或者會面臨經濟擔憂;又例如失去家庭中的角色,子女長大後,祖父或爸爸失去了以往的照顧角色,會令他們產生失落的感受;還有可能要面對重要生活事件(life event),例如照顧不到自己或老伴身體上的疾病,甚至老伴離逝;朋友去世或不前來探訪、自己日漸失去嗜好等等情況,都迫使老人家面對沉重壓力。


第二,他們患有多種慢性長期疾病。例如中風、柏金遜症、關節痛等引致肢體殘障的疾病(disabling disease)、高血壓、糖尿病、膽固醇高、腎病、痛風等;眾多病患令他們在日常生活上帶來改變,亦需要服用很多藥物,藥物會影響疾病的表現方式,導致影響診斷。


第三,老人家抑鬱在臨床症狀並不明確,因為一般人都覺得這些症狀是老化過程中必然出現的一部分,並不需要處理或看醫生,因而疏忽診斷,導致深化病情。


總體上來說,致病因素太多,包括身體上的疾病、精神疾病、重大生活事件、藥物影響、孤獨(live alone)、自理能力變差(ADL,Active Daily Living)、引致殘疾的病患,如步履不穩、失禁、吞食困難、家族性抑鬱症、年青時曾患抑鬱症等,都會引致老年抑鬱。

不懂表達  普遍漏診


精神科醫生診斷一般抑鬱症,會以際實用的DSM4作標準。而面對老年抑鬱初步篩查,主要是觀察病人最近臨床症狀,例如無胃口、不說話和減少日常活動等,也可使用老年抑鬱量表(Geriatric?Depression Scale,簡稱「GDS」),以往採用30條問題(30-item GDS),不過因為太繁複,所以後來轉用15條問題的「老年抑鬱短量表(15-item?GDS)」,雖然抑鬱篩查(Depression Screen)並不等如診斷(diagnose),但也有一定作用。
界定老年抑鬱,我們會分開症候群(syndrome)和症狀(symptom)。2010年,香港曾進行精神健康調查,研究重性抑鬱症於老人的普遍性,數據顯示只有百分之一點幾,不太多,但若以症狀來計算就會有很多。而事實上,老人抑鬱是症狀的集合(collective?of symptoms)。


最近人口普查中期報告指出,長者患抑鬱症中排名最高,如果在老人院進行老人研究,相信超過一半會有抑鬱症症狀,至於醫治與否,無法一概而論。老人抑鬱十分普遍,雖然可醫治(treatable),不過最重要是早期發現,才有助徹底治療。在香港的公營醫療體系中,病人每次求診都會見不同醫生,而醫生每次單靠5至10分鐘的診斷,根本不易確診。加上,老人不喜歡表達自己的感受,很少分享心中想法,所以無法得到紓緩(relieve)。


老人家很容易把病情軀體化(somatization),將不快樂的情緒訴諸於身體機能不適。認為身體不同部位都不適,於是去向不同醫生求診,他們的表現形態及狀態與年青人有異,令到醫生的診斷十分困難,因此大部分長者看老人科都是漏診(underdiagnosed)抑鬱症。


精神疾病對病人構成的影響遠遠超過身體上的疾病,例如假如患心臟病,服藥就可以減少痛苦;倘若患抑鬱症,會影響個人功能,影響活動能力,如不想做家務、不上街不聊天,生活圈子愈來愈狹窄,體能愈變衰弱,最後要入院。


老年抑鬱被人忽略的原因,除了醫生無法診斷外,很多時是長者都不察覺自己患病,家人亦常歸咎於長者的性格。

治療心得


1. 建立信任
與長者對話時,要使用長者的語言。老人科最重要是溝通,醫生要向病人解釋:抑鬱是一種病,不是因為你特殊或有問題,這種病很常見,是可以治療的。醫生不需勉強要求病人承認病症,更毋需必定要老人家認識艱澀的醫藥名詞,因為首要任務是與對方建立信任。醫生要令病人明白目標是幫助他解決問題,例如,他失眠,如果可以幫助他入睡,就會增加信任,令病人及家人開心,不必擔心。不過最大困難是無法解決核心問題,例如婆媳關係、伴侶離世等。醫生要清楚向病人解釋:我明白你的情緒,在這剎那可以接受,不過不可影響到未來。


2. 問題解決
最重要是醫生向病人解釋如何幫助他解決問題,例如當發現病人不願意進食及聊天、以前習慣愛打掃或打麻雀,但現在卻失去固有的興趣,如果可幫助他找回核心(core),包括恢復興趣、提升能量,他便對你有信心,對進行治療事半功倍。

 

3. 心理治療。
 

4. 藥物治療

如果配合心理治療同期進行,效果會更理想。


老年抑鬱短量表(15-item GDS)
 

熱線電話:​​

(+852) 2301 2303

地址:

香港九龍新蒲崗五芳街10號新寶中心10樓1001-1003室

13259994_1185058431538532_83180277292127
JC logo.png
夥伴計劃:

© 2019 Joyful (Mental Health) Found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