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受完全的我

劉玉翠

疾病,很多時其實是身體發出的警號,提醒你,生活模式出了問題。


情緒病亦然。


劉玉翠應該感同身受。一向開朗樂觀、嘻嘻哈哈的她,十多年前突遭恐慌突襲,把原本壓抑在深層的負面情緒一下子激發出來,讓她開始重新檢視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價值觀。原本事事追求完美的她,逐漸領悟到人無完美,性格既有光明亦有黑暗面,學會接受全部的自己,與自己的情緒好好相處,人也自然更開懷。


今天劉玉翠在事業上再闖高峰,面對新的壓力、新的挑戰,情緒難免也會受影響,但她都盡量從容以對,希望留給自己一個簡單平和的世界。


多些放鬆,多些從容,更海闊天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邀請劉玉翠接受訪問,她欣然答應,也不介意再談曾經困擾她的情緒病。事實上她最近上內地綜藝節目,也談了很多關於抑鬱症的事情。


「我覺得現今社會有太多人患有抑鬱症,希望藉?自己的經驗,幫助有同樣困擾的朋友,鼓勵他們堅持下去。我覺得作為藝人,在推廣方面會比普通人更容易,希望做到多少就多少,所以現在分享這話題我也不感到壓力,反而覺得有此經歷是一個優點,因為可以幫到別人。」

恐慌突襲  心情跌落地底


當年劉玉翠在發病後,回顧自己的成長背景、性格、工作生態、生活壓力等等因素,箇中可以找到患上情緒病的各種蛛絲馬跡,但在病發前,她跟不少人一樣,並不為意自己的情緒問題已日積月累,直到有一天,終於爆發出來。


「有一天,我正在開車,突然跟自己說,夠了,已有太多東西塞在腦袋裡面,我不可以再有丁點兒壓力加進來,快承受不了!」她憶述問題最初浮現一刻的情景。在這次之後不久,有一天正當朋友在她家替她修理電腦時,她突然覺得,整顆心彷彿掉到地底下去,掌心冒汗,驚恐不已。她當時很愕然,那種掉下深淵的感覺令她既不安,亦不知所措,因為是前所未有的。


她當時沒有跟朋友說。「我不想告訴其他人,我擔心自己是否精神出了問題,覺得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,覺得對人說會把事件放大,令情況更糟糕,所以不想對人說。」朋友離開後,她便立即向相熟的醫生求救,當她一見到醫生,就像決堤一樣,嘩啦嘩啦地哭起來。


醫生問她發生了甚麼事情,但她根本不知道,也說不清,最後醫生見她哭個不停,於是處方了鎮靜劑給她,不過她回家後感到好像沒事了,還可以入睡,藥便就這樣放?沒吃。過了一兩天,相同情況再次發生。


「當時我正在拍外景,自己的心突然像掉到地底去似的。我覺得自己就像一隻鴕鳥,想把頭埋到地底裡,自己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外面的世界也看不到自己,覺得這樣逃避了它,不就沒事了吧?但其實人家還是看到自己,只是自己像傻瓜一樣把自己收藏起來而已。」她形容那份想逃離現實的感覺非常強烈,覺得很害怕,但究竟害怕甚麼?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
她連續說了三遍很沮喪來形容當時的心情,「因為我壓根兒不知道,為何自己的心情會跌到異常地低,我覺得自己有問題,那不是普通的不開心,是比普通的不開心更低,是會令你覺得不行了,所以令你更害怕,擔心自己究竟出了甚麼問題。」


這情況持續了兩星期,恐慌突襲仍不時發作,有苦真的只有她自己知。當時劉玉翠剛巧陪伴朋友正在精神科醫生處覆診,她在一旁聽他聊?有關病患的事情,於是暗自記在心中,之後她便致電給該中心求診。


改變心態  接受我是凡人


醫生告訴劉玉翠患上了焦慮症,兼有些抑鬱症狀,給她處方了藥物,後來她又接受臨床心理輔導,情況逐漸改善,服了藥兩年半之後,在醫生同意下慢慢減藥至完全停藥,至今已過了十多年,她也再沒有復發。


劉玉翠可說是早期公開自己患上情緒病的藝人,原來她本沒打算公開自己的病情,因為怕給家人知道而擔心,但卻被記者發現而報導了出來,她也就不再否定,後來還在有關情緒病的新聞發佈會上幫忙宣傳,更參加了相關課程,既有助推廣情緒病的信息,自己也可以更了解情緒病。


這次患病,給了劉玉翠很多提醒和反思,令她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和價值觀。


「從小到大,我們的社會及家庭教育告訴我們,即使有情緒,也不可以發洩出來,不可以生氣,不能嫉忌,要做個乖孩子,要做個好人,要怎樣怎樣,因此我們不接受自己會不開心、會有情緒。」


劉玉翠自言從前的自己總是表現得樂觀、很快樂,但其實只是把不開心、不滿等全部收藏起來,把自己的情緒壓抑得很深,讓人覺得自己是完美的,卻對自己的傷害更大。她說在治療過程中,最困難的就是去改變這些思維方式,接受自己也不過是一個人,可以很全面,可以有開心,也有不開心。這些年來,她也參加了不少身心靈的課程,其中一樣就是學習接受自己不是一個完美無瑕的聖人,是一個普通的凡人。


「我都會生氣,都會罵人,都會吝嗇,甚麼情緒都有,但當我接受時,我的情況反而好了起來。」


學習寬容  多去欣賞別人


患情緒病的經歷改變了劉玉翠對自我的看法,也改變了她在處事態度、生活模式、以至與家人的關係,「當然,一個人的脾性不會改變得太大,但有些模式我覺得不可行便會改變。」


她笑言自己是完美主義者,黑白很分明,若做得到的話就一定要做到,人家或自己做不到就會覺得很差勁,她現在回想起來,確實太過苛刻。「現在我學習到中間要有些灰色地帶,也學會寬容,不會要求100分,98分可以嗎?我會容許自己有些不完美;對於別人和事,也會多從欣賞的角度去看。」


從前的她在跟人開玩笑時,總愛往別人最痛那點「錐」下去,否則便會覺得不爽,但人家可就有夠難受。「現在的我會留情,玩一下無妨,但不要過分。」她仍然是那個愛玩愛笑、幽默風趣的劉玉翠,卻又有了微妙的轉變。沒有人願意患病,但正如她現在反思,這個病可能是一個自我防衛方式。「可能在心底裡覺得已受不了,想說我已夠了,不要再給我壓力了,我想鬆一鬆。」


當輕鬆了下來,路才會走得更遠。

 

「最重要是接受自己會有情緒,因為很多時我們不接受自己會不開心、會生氣,結果令自己有太多壓抑。」


「多些正面的想法,多些包容,多些欣賞,多些為人設想。」


給讀者的寄語


放鬆一點,看開一點,世界其實是你自己創造出來,你想世界是怎樣,它就是怎樣,那為何不給自己創造一個簡單平和的世界?


 

HOTLINE:​​

(+852) 2301 2303

ADDRESS:

Unit 1001-1003, 10/F, New Treasure Centre, 10 Ng Fong Street, San Po Kong, Kowloon, Hong Kong

13259994_1185058431538532_83180277292127
JC logo.png
Partner Program:

© 2019 Joyful (Mental Health) Foundation

 

jmhf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