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慮的心

「我是我心的俘虜,我思想的煽動者。我想得愈多,痛苦愈多。我想得愈少,情況愈糟。呼吸,只要呼吸。飄盪,很快便會緩解。(A captive of my own mind.   The instigator of my own thoughts.  The more I think, the worse it gets.  The less I think, the worse it gets.  Breathe.  Just breathe.  Drift. it'll ease soon.)」這是Katie Joy Crawford,一個患有廣泛焦慮症的攝影師為這幀照片寫下的描述。相片中的思緒亂纏,無法擺脫,憂慮自動從腦海中浮現,甚至乎佔據患者的氧氣,不能呼吸。


事實上,生活在忙碌的都市中,不少香港人都患有廣泛焦慮症,經歷相片呈現的痛苦。根據統計,香港約有6%人口患上此病,即約有40萬名病患者,是其中一種常見的情緒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〔他們叫我慢慢呼吸,我感受到胸膛的起伏,一起一伏,一起一伏,但為何我卻快要窒息?我把手平放在鼻子下裡來確定這有空氣。但我仍不能呼吸。(They keep telling me to breathe. I can feel my chest moving up and down. Up and down. Up and down. But why does it feel like I'm suffocating? I hold my hand under my nose, making sure there is air. I still can't breathe.)〕


她作為患有焦慮症的攝影師,以第一身的角度發掘焦慮症患者的內心世界,把虛無的內心狀態具體實現呈於人前,以視覺表現的手法衝擊人心。患者全身像是被包圍了幾層薄薄的保鮮膜,緊緊束縛住患者的呼吸,容易緊張,未能放鬆呼吸,即使跟?指示慢慢放鬆,也難以自控,容易緊張和疲倦。

〔我被睡眠嚇怕了,我在完全的黑暗中能感受到最原始的驚恐。事實上,完全的黑暗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一點的光造成的影子----最可怕的影子。(I?was scared of sleeping. I felt the most raw panic in complete darkness. Actually, complete darkness wasn't scary. It was that little bit of light that would cast a shadow - a terrifying shadow.)〕


睡覺時的心也不得安寧。失眠與焦慮常伴左右,無法入眠的焦慮在黑暗的夜中更加鮮明,伸手觸摸便幾乎要摸到焦慮的輪廓。睡眠時間是最靠近焦慮的無人時刻,並沒有誰知道患者在這焦慮和失眠之間的輪回遊走。
〔我的腦袋被灌滿氦氣。即使是一個小決定,即使是一個簡單問題,我的思想仍不放過我,就像成千上萬的電流在同一時間爆發。(My head is filling with helium.  Focus is fading. Such a small decision to make. Such an easy question to answer. My mind isn't letting me.  It's like a thousands circuits are all crossing at once.)〕


面對看似微小的決定,腦袋都有千萬個焦慮的想法,行為的後果是甚麼呢?這個選擇是不是最好呢?如果最後選了個錯誤的決定會怎樣呢?諸如此類的憂慮在腦中似機關一樣打開。

焦慮的世界


在其他人眼中,放鬆看似是一件簡單的事。人們也許以為說一句「放鬆點吧!」會是一種解脫,但對於患者而言,正如Katie所說,「我想得愈多,痛苦愈多。我想得愈少,情況愈糟(The more I think, the worse it gets. The less I think, the worse it gets.)」,單是「令自己放鬆點!」的想法也可能會成為患者的憂慮和壓力,因為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焦慮。患者的身邊人最重要的是明白他們痛苦的處境,站在他們的角度看事情,給予他們支持和陪伴,而不是批評他們的做法,因為他們的「誇張」反應也是他們痛苦的表現,並不是故意作出嘩眾取寵的反應。


但是在明白他們的同時,也要深深明瞭身邊人永遠也不能親身經歷和了解他們的痛苦,不要以「經驗人士」自居,教導和給予一些自以為有用的建議,因為每個人經驗的方式也不一樣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只有當事人最清楚自己的需要、自己的感覺、自己的喜好、自己的擅長方法,即使是長伴當事人的親人也好,也無法直接體驗當事人的經驗。所以,身邊人的陪伴和支持就很足夠,讓他們知道自己可以有能力面對困境,勇於向專業人士求助,一同尋找快樂的方法。


(上述資料只作參考用途,個別診斷應尋求專業人士包括精神科醫生或臨床心理學家的意見。)

資料來源
Katie Joy Crawford個人網誌
(https://katiejoycrawford.wordpress.com/2015/05/12/
my-anxious-heart/)
《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》(DSM 5)
全民精神健康政策意見書
(http://www.legco.gov.hk/yr13-14/chinese/panels/hs/papers/hs0616cb2-1791-2-c.pdf)


廣泛焦慮症(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)


廣泛焦慮症患者最大的特徵是長期的過度憂慮,憂慮的事情種類包羅萬有,包括家庭、工作、伴侶等等。患者往往不自覺地擔心這些事情,他們擔心的程度更遠遠超出其他人會擔心的程度,以致在日常生活中都維持精神緊張的狀態。長此下去,患者在行為、生理和思想上都會受影響。


參考《精神疾病的診斷與數據手冊第五版》,患者會有以下症狀:


一、不耐煩或坐立不安
二、容易疲倦
三、難以集中精神
四、肌肉痠痛
五、睡眠障礙(難以入睡或睡眠質素差)
六、脾氣暴躁

 


 


 

HOTLINE:​​

(+852) 2301 2303

ADDRESS:

Unit 1001-1003, 10/F, New Treasure Centre, 10 Ng Fong Street, San Po Kong, Kowloon, Hong Kong

13259994_1185058431538532_83180277292127
JC logo.png
Partner Program:

© 2019 Joyful (Mental Health) Foundation

 

jmhf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