盧巧音

喜踏正向跑道

 

由歌曲《好心分手》到電影《好心相愛》,盧巧音閃亮歌影圈。但人生歷程有高低,一顆「好心」也曾受抑鬱情緒纏擾。其後她毅然面對,越過關口,更踏上跑道,藉運動提起精神,活出積極的我。縱然人生路仍有起落,現在她更有信心正面應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約十年前,盧巧音患上抑鬱症,由自我隱藏到積極治療,今天她欣然分享已經康復。治癒情緒病之餘,更啟動了她的新生旅程:「現在懂得把壓力轉化為動力,不會光嗟怨,而是推動自己再做好一點,慢慢達到目標,這是我現在的處事態度。」

持續失落 沒意識患病

2003年5月,盧巧音在香港體育館舉行首次個唱,登上事業高峰,但高處不勝寒,過後她有點患得患失:「覺得自己不如想像般紅,突然間所有事情都似走下坡。」其後事業未見突破,載浮載沉,工作減少,原有的一切彷彿驟然消失,生活欠寄托,以購物減壓的行為變本加厲。不過,她並未意識患上情緒病。

 

遇到現時的丈夫、Kolor樂隊的主音歌手蘇浩才,一度讓她寄情於樂隊事務,喚回些許快樂。可惜,情緒問題故態復萌,對外界愈感恐慌,怕接觸人群,光顧食肆時總覺得周遭人注視自己、討厭自己。她憶述:「我有聽聞過抑鬱症,只覺得與自己無關,所以沒想過求診。」

傾訴與聆聽

患情緒病期間,盧巧音透過家人、前輩或朋輩分享,得以釋懷,並體會到一份支持力。今天她說:「遇到不開心,別以為能夠自行想方法處理,找人傾訴,問題已在解決中。」作為藝人,她可以放開懷抱談抑鬱:「精神狀況與身體同屬一體,患傷風感冒大家很自然去求診,出現心悸、失眠,何故迴避求醫?這個年代必須放開一點去分享。」

 

她也樂於擔當聆聽者,患病經歷讓她多了一份同理心,明白要聽,而非轟炸式給意見:「不要老在說:『你不要這樣啦!』這些話反而刺激到對方,最緊要留個耳朵給對方,對方講過、哭過,多少會有幫助。」

過來人的勉勵

盧巧音無意說大道理,作為情緒病康復者,體會卻切身:「既來之,則安之!有些事是命運使然,盡量安然接受,毋須對抗。人生總有起跌,你現在跌,並非不會再起,現在跌因為曾經起過,故相對是跌。所以,別只管怨身處谷底,其實不是,不要把問題擱在心,有信任的朋友、家人,何妨與他們傾,對方一定會聽,因為你不懂得如何解決,講了出來已幫了很多。」

擾亂生活 尋專業意見

自言當時掩飾得很好,外人不太察覺她的內心鬱結。但紙終包不住火,情緒問題令她無法面對記者,難以站台表演,更經常無故大發脾,人際關係惡劣。她感到事態嚴重:「這個所謂不開心,沒理由令我完全失去動力,無心工作、影響睡眠及人際關係,我需要醫生的專業意見。」

 

獲確診患抑鬱症後,經過兩年多的治療,終告痊癒。期間她開始作運動鍛鍊,最初僅作慢跑、遠足,繼而發現跑步之樂,更毅然跨步,接受「高強度間歇式訓練」(簡稱HIIT),再涉足較長距離的跑步,由5公里到10公里,發現這是一條快樂跑道。

跑步推動 活出新態度

盧巧音沒有運動習慣,對跑步卻一見如故,持續鍛鍊,體會何謂有益身心:「連腦功能也幫到,促進胺多酚釋放,令人更開心。」她曾參加大型長跑賽,旨在提升心肺功能,煥發好心情:「現在跑到10公里,我已很開心,對健康有很大得着。哪管跑得快或慢,過程中流汗,感受放下各種煩擾的清空狀態,是很好的釋放過程。」跑步更推動她堅持信念,不輕言放棄,人變得更正面,有充沛的能量擊退鬱結。

 

由治療情緒病到逐步康復,投入運動並鍛鍊跑步,是一個微妙亦美妙的過程,不僅情緒病痊癒,更藉運動強化了心的力量,進而重塑一個全新的自己:「最大的轉變是,以更正面的態度處事,當然仍有情緒波動的時候,但很快便能平復下來,不會爆發。同時,工作更積極,患病時那種惰性都消退了。」

HOTLINE:​​

(+852) 2301 2303

ADDRESS:

Unit 1001-1003, 10/F, New Treasure Centre, 10 Ng Fong Street, San Po Kong, Kowloon, Hong Kong

13259994_1185058431538532_83180277292127
JC logo.png
Partner Program:

© 2019 Joyful (Mental Health) Foundation

 

jmhf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