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與輔導員對話
一人之力改變整個家庭
博域家庭系統理論

撰文  心晴行動慈善基金教育及服務經理   認證輔導員 黃永泰先生

在碩士課程畢業後,筆者繼續跟隨教授進修博域家庭系統理論,十年過去,每當遇到情緒較為絕望的受助者時,自己仍然能靠着對家庭成員的「權力改變」(Empowerment)從而與受助者一同推開固有主觀限制,取回掌握個人情緒的關鍵。另一方面,當筆者與受助者初次討論上述觀點時,通常令他們大吃一驚,目瞪口呆,然而在定驚之後則會逐步嘗試,並透過博域理論去尋回自己失落已久的「情緒控制器」。

背景
求診者往往是家庭中最備受壓力的一員,他可能是透過壓抑或是奮力將家庭從火坑之中拯救出來而平衡自己,並且在經歷十次八次希望與失望之後,終於決心嘗試我們專業心理輔導作介入,所以大致情況皆是求診者早已傷痕累累,心情跌宕於「半生不死之間」……深陷低潮之中,並難以相信及保持自己的既有優點。

輔導初期
我們首要是透過「關心」去理解受助者,傾談之間很快便能找到他們的行為模式(Pattern),之後便要帶他們「重組案情」。


輔導過程
「重組案情」期間會透過肯定他們所作的努力(Acknowledgement)從而減低其焦慮感(Anxiety)及負面低落情緒(Depressed),隨着受助者的眼睛變得清晰,漸漸亦理解自己和家人的情緒是如何地互相緊扣,當中更往往是負面地互相影響着(Enmeshed Relationship),而雙方之間的情緒互動,「既是因,亦是果」,此刻亦是開始進行「一人之力去改變整個家庭」的時候。

情緒控制器
在確立輔導關係後,在受助者的焦慮感已相對地減低的情況下,慢慢便看到眼前有一線曙光,會逐漸去嘗試找回失落已久的情緒控制器,因為部分受助者之前往往聚焦於外間,只想着其他人如何拖累自己向前行,這等同將自己的情緒掌控權交了給他人控制,受助者的表現形態往往是傾向他人,側重其他人應怎樣怎樣做,而覺得自己無力改變。


進行輔導期間, 當受助者在訴說日常生活片段時,他們的自我覺察力(Self-awareness)會提升,我們並會帶領他們多行一步,而不止停留於失望之中。


關鍵在於讓他們覺察到自己的情緒需要(Yearning)後,以及瞭解到與別人相處會彼此影响着大家的情形下,整體形勢便會由之前如在霧中、獨自在心裏焦急,而變得更為廣濶,進至嘗試控制自己的情緒(Emotion Management),掌握自己能控制的部分,而不再受情緒驅動(Emotion Driven)甚至被支配,例如出現過分抑鬱或焦慮,從而引發過激反應(Trigger)。


在整個過程中,情緒覺察、控制及表達(EQ),缺一不可。

角色扮演
在認識自己及擴濶視野後,便需要妥善溝通。透過角色扮演(Role Play)練習如何能妥善地表達自己情緒,亦需要學習別人能接受的情緒表達技巧。因為在互動中自己的適當表達,能令他人更易明白,亦同時減低對方的負面反應,長遠是在互動之中,就算面對他人激烈波動的情緒反應,自己亦能較易有同理心(Empathy)去理解他人及善待自己,並在各方互動之中取得適合自己的平衡。


日子有功下,家庭的互動便會從家嘈屋閉、家無寧日,漸漸變回能夠互相溝通及理解,家中停頓的溝通齒輪亦從初次會面後再次轉動,一般情況下之後再進行數次面談輔導便能大有改善,當中的「一人之力改變整個家庭」亦大功告成。

 

後記
經驗所得,若果自己的情緒與其他家庭成員較多糾纏的話,會較容易憑一己之力去改善整個家庭系統,所以當受助者來找筆者進行專業輔導時,往往是出現了大問題及情緒較為需要支援之時,因此亦較容易在輔導面談之中令各人的情緒尋回平穩的狀態。


資料來源: http://www.isshk.org/zh-hant/our_services/theories/

博域家庭系統理論
(Bowen Family Systems Therapy)博域治療由精神科醫生Dr Murry Bowen於1960年代提出,他認為家庭是一個情緒系統,最基本的情緒單位是核心家庭而非個人。家庭成員之間受着強烈的情緒連繫,每個人的情緒功能是密切相關的,大家在思想、行為與感受上都受着互相影響,藉着研究及改變當中的互動情況,可協助改善及行為等問題。

30-31.jpg